新金融搜索:
首頁 > 保險 > 保險要聞

民生人壽2018利潤下滑退保翻倍 “長錢短配”需警惕再投資風險

發布時間:2019-04-24

隨著年報披露季的到來,非上市險企也陸續上交2018年成績單。藍鯨保險注意到,2018年,民生人壽規模保費下降2成,退保金從2017年度的17.89億元增加至37.52億元,同比倍增;投資收益上行的情況下,凈利潤卻出現16.26%的“縮水”,下降至5.15億元。

值得關注的是,年報中,民生人壽提及,由于公司資產負債存在一定錯配風險,“長錢短配”的趨勢擴大,負債端業務存量的增加和資產久期的縮短,導致利率風險逐漸升高。

對此,業內專家直言,償付能力充足、風險可控情況下,略微錯配尚可容許,但作為險企產生風險的“根源”,資產負債錯配引致的利率風險上升,后期面臨的再投資風險仍要引起警惕,需加強尋找可匹配資產的能力。

規模保費下滑兩成,退保金支出翻倍激增

整體來看,2018年,民生人壽規模保費125.97億元,同比2017年度的161.51億元,縮減22個百分點。具體業務有所調整,原保費收入115.18億元,同比上漲3.75%,領先于人身險公司0.85%的平均增速;萬能險業務收入下行,從2017年的50.49億元下降至10.79億元,縮水近8成。

規模保費縮水的另一面,是民生人壽退保金支出的擴大,數據顯示,其退保金支出從2017年的17.89億元增加至37.52億元,同比翻倍,增幅為109.73%。

面對退保金增長幅度較高的情況,民生人壽回應稱,主要是銀保渠道萬能險的退保引起的。針對退保支出上升的狀況,民生人壽表示,將加強風險管理,包括合理定價,建立有效的產品開發管理制度,科學設定精算假設,同時加強核保核賠管控。

“通常而言,險企可以預測退保情況”,中國精算師協會創始會員徐昱琛對藍鯨保險分析稱,“比如三年后產品到期或三年內退保手續費為零,這樣情況下,顯然會有大量的退保出現”。然而,不論萬能險產品期滿還是退保,險企均需要“真金白銀”進行兌付。

一般而言,險企會預留一部分資金用于應對退保金支出。此外,還可通過新增業務保費進行填補,“也有險企通過逐步減少短期業務,增加長期業務占比的方式,進行轉型調整”,徐昱琛補充稱。

值得關注的是,2018年,民生人壽凈利潤出現16.26%的縮減,從2017年的6.15億元下降至5.15億元。

受權益市場利率整體下行影響,2018年,不少險企投資端“折戟”,然而民生人壽或并非出于此因素,數據顯示,其投資收益較2017年略有提升,從32.38億元上漲至36.07億元,同比上漲11.4%。

凈利潤不升反降或也有因可循。民生人壽解釋稱,主要是由于正常會計準則處理和計提調整導致的。

“保險公司財務報表受多項會計準則影響,受精算假設影響較大”,徐昱琛表示,責任準備金的提取,投資資產的歸屬及凈值波動,對于利潤有不同影響,難以直觀判斷。

資產負債存錯配,民生人壽“長錢短配”或臨再投資風險

值得關注的是,2018年,民生人壽實際資本從201.44億元上升至229.65億元,同比上漲14個百分點,但最低資本從56.65億元上漲至70.35,漲幅達到24.18%。最低資本的增加幅度大于實際資本,也導致其償付能力充足率從356%下滑至326%,下降30個百分點。

“市場風險最低資本增加約14.5億元,導致最低資本大幅增加”,民生人壽解釋稱,影響最大的為利率風險,導致最低資本上升約18億元。

對此,民生人壽直言,利率風險增加,一方面由于其資產負債存在一定錯配的風險,“長錢短配”的趨勢擴大,負債端業務存量的增加和資產久期的縮短,導致利率風險逐漸升高。另一方面,民生人壽在第四季度出售了大量債券,使得風險敞口擴大,導致第四季度的利率風險上升。

事實上,“長錢短配”、“短錢長配”,是險企資產配置面對的兩大問題。前者負債久期長,但資產端無法尋找到相匹配的長期投資品種,帶來再投資風險。后者帶來利差損及流動性風險,導致險企對新業務及投資收益依賴性較高,給發展添上不確定性。

“資產負債不匹配情況下,最低資本增加,意味著償付能力下滑”,上海對外經貿大學保險系主任郭振華對藍鯨保險分析稱,“但只要償付能力充足率滿足監管要求,風險加大但可控,也在資本容許范圍內”。

在郭振華看來,險企投資會權衡而行,“資本充足情況下,資產期限短一點,但收益較高,也是可以接受的,最低資本會起一個調節作用”。

“險企資產管理是一項重要工作,最理想的情況就是資產久期與負債期限一致,最大的好處是可以抵御利率風險”,徐昱琛說道。

假如利率處在下降過程,險企“長錢短配”,在前一輪周期投資到期后,面臨再投資風險。“之前可以拿到年化8%收益率的產品,到期后再投資只能拿5%,未來面臨著投資收益低于負債成本的風險”,徐昱琛提醒稱,目前來看,民生人壽當期壓力較小,但慢慢擴大的利率風險,也值得警惕。

“資產負債錯配,是險企產生風險的根源”,經濟學家宋清輝指出,“長錢短配”也是不少以長期保障型業務為主的大型險企所面臨的難題,“未來應進一步加強在資產端尋找到相匹配投資品種的能力”。

業務版圖鋪開,“棋子”多源于股東關聯交易風險需警惕

作為全國首家民營資本為投資主體的保險公司,2002年成立至今,民生人壽業務規模、資產規模快速發展。

目前,民生人壽旗下公司業務范圍涵蓋多領域。金融業務方面,民生人壽持有民生通惠資產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權;通惠期貨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通惠期貨”)40%股權;浙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4.29%股權;浙商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浙商基金”)50%股權(銀保監會已批復,尚待證監會批復);通聯支付網絡服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通聯支付”)41.1%股權(股東變更材料尚待人民銀行批準)。

除此之外,民生人壽還持有通惠康養游股份公司、普星聚能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寶利德股份有限公司相應股權,分別涉及養老產投、清潔能源以及高端汽車服務運營行業。

值得關注的是,民生人壽業務版圖的擴展,與大股東萬向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萬向控股”)不無關系。浙商基金、通惠期貨、通聯支付、普星聚能等企業,均從關聯方萬向系手中增資、收購所得。

早前,也曾有媒體報道質疑,兩者之間關聯交易文件披露存時滯,文件數據內容不一致等情況。

一位業內人士對藍鯨保險指出,關聯交易容易滋生不正當利益輸送行為,險企在加強自律的同時,監管也需針對薄弱環節嚴加把控。

那么,為何兩者之間進行較為頻繁的股權關聯交易?

“要考慮兩種情況,一方面,民生人壽可投資資產在不斷增加,需要有可投資標的作為出口。如果一方需要資金,一方需要優質可投資資產,從財務角度來看,兩者達成合適價格即可交易,劃撥至長期股權投資,險企也能實現投資回報”,徐昱琛說道,另一方面也不排除萬向控股將民生人壽作為金融板塊的平臺,從戰略高度進行規劃。

“打造大金融平臺能不能形成系統優勢還有待商榷,只能理解成存在這樣的意圖,包括實現業務協同”,郭振華指出。

(文章來源:藍鯨保險)

來源: 藍鯨保險
作者:李丹萍
理財師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