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融搜索:
首頁 > 保險 > 保險公司

華泰保險股權再生變:君正系主動減持生退意

發布時間:2019-11-20

  近日,君正集團(601216.SH)公告稱,全資子公司內蒙古君正化工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君正化工”)擬出售1.35億股華泰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泰保險”)股份,占比3.3568%。

  事實上,君正集團向來對華泰保險滿懷熱情,一度與華泰保險第一大股東“安達系”你追我趕謀求股權,還曾在3個月前,意向收購公開掛牌的華泰保險1.6411%股權,但未能如愿,如今,為何畫風一變,出售股權?

  業內人士對藍鯨保險分析稱,借助擴大金融對外開放、外資入華的政策趨勢,2019年以來,“安達系”明顯在華泰保險的股權收購中占據上風,且自身經營理念與華泰保險更為契合。“君正系”此時主動出售部分股權,或也透露出不再謀求控股權的更深含意。

  前腳增持后腳轉讓,君正系擬出售華泰保險1.35億股股權

  具體來看,11月12日,君正集團發布公告,全資子公司君正化工擬通過公開征集競買人和公開拍賣的方式將所持有的華泰保險1.35億股股份進行出售,約占華泰保險總股份的3.3568%,公開出售標的股權底價為1.62億元,每股作價12元。

公開信息顯示,本次轉讓前,君正化工持有華泰保險股權10.067%,持有約4.05億股股份。若本次股權出售成功,君正化工持股數量將降低至2.7億股,持股比例相應降至6.7102%。加上君正集團內所持有的12.2898%股權,合計持股19%,這一股比,并未影響“君正系”在華泰保險內部的地位,依舊列在“安達系”之后,為華泰保險第二大股東。

  事實上,在此次股權轉讓之前,今年9月,君正集團發布另一項公告,全資孫公司鄂爾多斯市君正能源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鄂爾多斯君正”)擬參與中國華電資本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電資本”)對華泰保險1.6411%股權(約6600萬股)公開掛牌轉讓,根據5.907億元的交易底價計算,每股約8.95元。這一價格與2018年末,與一拖集團在北京產權交易所掛牌轉讓的2200萬華泰保險股權定價相近。從競價情況看,鄂爾多斯君正未能如愿拿下該項目。

  此次股權轉讓中,君正化工披露的每股定價約12元,較3個月前約有3成溢價,以2018年末華泰保險集團總股本40.22億股計算,其整體估值也從359.97億元上漲至482.64億元。

  “華泰保險的股權并非公開上市企業的股份,交易價格更多為股東在對標同業險企,考慮到資產質量以及未來發展趨勢后,給出的自行定價。股東對資金的需求程度,也會影響股權報價”,蘇寧金融研究院金融研究員陳嘉寧對藍鯨保險分析稱,在其看來,一方給出價格后,能否交易成功,更取決于市場交易對方的態度。

  作為較為優質的業內老牌險企,華泰保險穩定的經營狀況,或也是支撐君正化工提價出售的底氣。

  整體來看,華泰保險是一家集財險、壽險、資產管理、基金管理于一體的綜合性金融保險集團,注冊資本金40.22億,集團合并總資產467.72億元。業績方面,盡管華泰保險近幾年利潤狀況有所下滑,但成立的23年間實現持續盈利。2019年前三季度華泰財險、華泰人壽分別實現盈利4.22億元、4.59億元,經營依舊穩健。

  事實上,隨著華泰保險估值的不斷增長,對于早先購入華泰保險股權的“君正系”而言,如今出售部分股權,或不失為一樁好買賣。

  君正系主動減持生退意,安達系筑牢華泰保險大股東地位

  從8月意向收購股權,“加碼”華泰保險,再到近日的擬轉讓,參與股權競價失敗后,君正集團為何畫風一轉?

  對此,華泰保險表示,股東方出于自身需要對所持有的公司股權進行轉讓,是股東的權利,尊重股東方出于自身考量作出的決定。

  “君正化工本次公開出售其持有的華泰保險部分股份,將優化公司資產結構,充裕營運資金,降低財務費用,支持公司向新興產業轉型升級”,君正集團解釋稱。業績方面,2019年上半年,君正化工實現凈利潤2.53億元,同比下滑22.39%;實現營業收入17.8億元,同比下滑13.04%。

  然而,在業內人士看來,君正化工出售華泰保險股權,除回籠資金、優化資產機構外,或也有更深層次的原因。

  聚焦2019年,不得不承認,“安達系”一度占據上風。2月,安達保險集團全資子公司安達百慕大受讓2.48億股華泰保險股份,占總股本的6.1772%,所持股比從20%提高到26.1772%。7月,安達百慕大受讓華泰保險4.7538%股權。轉讓完成后,“安達系”持有的華泰保險股權將達30.931%。

  一位保險公司管理人士即對藍鯨保險指出,歷數來看,外資“安達系”、中資“君正系”均對華泰保險股權產生濃厚興趣,雙方互不相讓。尤其是近兩年來,華泰保險股權十余次變更,小股東陸續離場,股權進一步向“安達系”、“君正系”集中。如今“君正系”減持,或也隱隱透露生退的信號,“但這種退出不代表退出華泰保險,而是不再將目光集中在對于股權的謀求”。此外,該位人士提及稱,出生于1953年的華泰保險集團掌舵人王梓木已66歲,至退休年紀,“不一定完全退下來,但也會思考,向來堅守效益發展的華泰保險后一階段怎么走”,在其看來,“安達系”或與華泰保險風格更為契合。

  “‘君正系’之前增持,應該是想控股華泰保險,但目前出于多種原因,放棄這種想法而已”,陳嘉寧持有相似觀點。

  事實上,隨著金融對外開放力度的不斷加大,近兩年來,外資險企也在逐步加大對華投資。譬如德國通用再保險、漢諾威再保險、法國再保險均已表示將對中國公司進行增資。亦有入股加持者,近日,德國安聯集團即擬受讓泰康保險3.9662%股權。

  “一方面,‘君正系’很難完全爭取到第一大股東的位置,即便拿下,也與第二大股東相差無幾,無法實現完全控制。此外,在經濟去杠桿的情況下,也面臨較大的資金壓力”,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對藍鯨保險分析稱,這也是“君正系”主動出售股權的原因。另一方面,安達保險集團借助金融對外開放、外資入華的“東風”,可順勢加強對華泰保險的股權控制,加大在華保險業務布局,“且安達保險集團作為國際老牌險企,將從產業投資者的角度進行經營,而非資本投資者”。

  當下,“君正系”主動出售華泰保險股權,與“安達系”曾對華泰保險股權“你追我趕”的局勢出現新的變化,未來,雙方還將有怎樣的動作,華泰保險又會有怎樣的調整,也值得期待。

  (文章來源:中國經濟網)

來源:
作者:
理財師推薦